消息称软银愿景基金考虑抵押Uber等持股 贷款40亿美元

5月30日音讯,据外媒报道,日本软银集团旗下愿景基金(Vision Fund)方案以其持有的网约车公司Uber和另外两家硅谷公司股份作为抵押,筹措40亿美圆贷款。这家日本企业集团的投资部门正寻求向其1000亿美圆基金的投资者返还现金。IW6中文科技资讯

据直接参与买卖的人士透露,愿景基金正在与包括高盛(Goldman Sachs)在内的银行停止会谈,以停止抵押贷款,抵押品包括其持有的Uber、Guardant Health以及行将上市的Slack公司的股份。知情人士表示,假如这些股份的价值低于某一门槛,该基金将被迫支付更多现金。IW6中文科技资讯

自2016年在沙特主权基金支持下成立以来,人们的留意力一直集中在软银开创人孙正义(Masayoshi Son)和该基金首席执行官、前德意志银行债务买卖员拉吉夫米斯拉(Rajeev Misra)的数十项投资上。IW6中文科技资讯

这些买卖主要是在私人市场上停止的,但随着过去几个月科技股掀起上市浪潮,这为愿景基金的某些投资带来了变现的可能性。经过以公开买卖股票为抵押品停止借款,软银能够向该基金投资者返还资本,同时能够绕过阻止股东出卖新上市企业股份的锁定期。IW6中文科技资讯

软银的愿景基金是Uber的最大股东。Uber于5月初上市,这是自阿里巴巴上市以来美国科技行业范围最大的初次公开募股(IPO)。软银出卖了其在此次上市中的一小局部流通股,但仍持有这家网约车公司13%的股份。IW6中文科技资讯

Uber以约820亿美圆的估值上市。自那以来,该股价钱已下跌逾10%,不过与软银2017年末投资这家网约车公司时的出价相比,软银仍然赚了很多钱。IW6中文科技资讯

Guardant Health是一家血液检测公司,愿景基金在第一季度末持有该公司30%的股份。Guardant Health于去年10月上市,目前的市值约为70亿美圆。软银最近在一宗私人买卖中持有的Slack股份估值约为9.5亿美圆。这家职场即时通讯公司方案下个月直接上市。IW6中文科技资讯

据参与这笔买卖的知情人士表示,愿景基金持有的这些股票总价值应该超越这笔贷款的三倍。在美国,保证金贷款的掩盖范围至少要到达两倍。IW6中文科技资讯

一位知情人士表示,保证金贷款功用(在股价下跌时必需向银行提供抵押品)将在相关股票的最终锁定期到期后生效。这位知情人士补充称,高盛是参与提供这笔贷款的银行之一,其利率比Libor(同业拆借利率)高150个基点。这笔贷款将在Slack完成直接上市后正式签署。IW6中文科技资讯

由于米斯拉采用的金融工程技术和孙正义靠债务推进买卖的历史,很难全面理解软银庞大的负债情况。该集团的整体负债总额为15.7万亿日元(合1430亿美圆),负债总额为27万亿日元(合2466亿美圆),远远高于11.6万亿日元(合1059亿美圆)的市值。IW6中文科技资讯

软银已依据其持有的股份筹集了一些保证金贷款,或其他方式的借款。例如,去年,软银以其持有的阿里巴巴股份为抵押,取得了一笔80亿美圆的贷款。IW6中文科技资讯

软银之所以喜爱保证金贷款,是由于即便银行能够在标的股票大幅下跌的状况下没收它,它们也不能没收借款人的任何其他资产。这意味着,这些贷款不会被计入软银的信誉评级。这是这家日本公司最大的担忧,由于其被穆迪(Moodys)和规范普尔(SP)评为渣滓级。IW6中文科技资讯

一名律师表示,保证金贷款一直是近期科技股在美上市热潮的一个共同特征,常常是早期投资者在锁定期到期前将局部资金变现的一种方式。一位银行家表示:股东们越来越以为,这要么是绕过锁定期的方式,要么进步杠杆作用,要么是为了最大限度地进步收益。IW6中文科技资讯

来源:XXX(非中文科技资讯)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请尊重版权保存出处,一切法律义务自傲。

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问题,提供版权疑问、身份证明、版权证明、联络方式等发邮件至news@citnews.com.cn。

据外媒报道,惠普周四发布了该公司截至4月30日的2019财年第二财季财报。报告显现,惠普第二财季净营收为140.36亿美圆,比去年同期的140.03亿美圆增长0.2%;净利润为7.82亿美圆,比去年同期的10.58亿美圆下滑26%。惠普第二财季营收与调整后每股收益均契合华尔街剖析师预期,股价盘后上涨1.09%。

4月16日音讯,据国外媒体报道,当地时间周一,特斯拉发布了该公司有史以来第一份“影响力报告”(Impact Report),该报告权衡并量化了该公司的产品和运营对环境及社区的影响。

4月16日音讯,据国外媒体报道,电动汽车厂商特斯拉在2016年3月底推出了低价电动汽车Model 3,并在2017年开端向用户托付,但售价最低的规范续航版Model 3,却迟迟未能送到消费者手中,预订者们对这一版本的Model 3也是等待已久。

2018年年初,日本东京一家名为“Henn-na Hotel”的酒店“请”了243个机器人担任管理与效劳。顾客从入住到离店,全程都由机器人引导与陪伴,在当时还惹起了不小的惊动。但是时至今日不过一年时间,这家酒店却选择了对机器人“裁员”:辞退了一半的机器人。其中最主要的缘由是,自从“雇用”了这些机器人员工之后,它们给酒店制造出的问题远远超越它们可以处理的问题。

从2010年上市,到成为创业板“一哥”,凭仗头昏眼花的“生态化反”,乐视网在资本市场上缔造了一个又一个神话,其市值更是一度高达1700亿。

Copyright  2018 www.citnews.com.cn 中文科技资讯 中文挪动新媒体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人民银行日前发布的《2019年一季度小额贷款公司统计数据报告》显现,截至2019年3月末,全国共有小额贷款公司7967家;贷款余额9272亿元,一季度减少273亿元。实践上,去年以来,小贷公司的数量和贷款余额均逐渐降落。

有人说,小贷行业自2015年至今不断处于萎缩状态,2015年是行业的“分水岭”,在此之前,快速增长,短短四年间,贷款余额从缺乏2000亿元扩张至9000亿元;在此之后,久久横盘,堕入瓶颈。

小贷公司有着什么样历史任务?曾经“风光”的它为何走到了今天这地步?将来该如何面对?近日,经济日报记者采访了相关业内人士和专家。

所谓小额贷款公司是由中央金融监管部门审批、监管,由自然人、企业法人与其他社会组织投资设立,不吸收公众存款,运营小额贷款业务的有限义务公司或股份有限公司。我国从2005年开端小贷公司试点,随着2008年《关于小额贷款公司试点的指导意见》(下称《指导意见》)发布以及中央政府的鼎力支持,小贷公司疾速开展、不时壮大,长期活泼在民间融资一线。

小贷行业肩负着引导民间融资阳光化、标准化的任务,已成为社会融资活动的重要组成局部和传统金融供应的有益补充,在中央经济开展中发挥着重要作用。

苏宁金融研讨院院长助理薛洪言表示,2008年5月发布的《指导意见》开篇就明白政策目的,“引导资金流向乡村和欠兴旺地域,改善乡村地域金融效劳,促进农业、农民和乡村经济开展,支持社会主义新乡村建立”。

“效劳三农、将资金引入欠兴旺地域,是监管推进小贷公司试点的政策本心。”薛洪言说,为此,监管设定了区域运营和杠杆率限制,小贷公司做不大,才甘于做效劳县域和三农的金融“毛细血管”。

据统计,小贷公司面向小微企业及“三农”等实体经济提供专业放贷,主要散布在县乡城镇,效劳于“三农”、小型工商企业、个体运营者等小微客户。小贷公司的单户借贷金额在70万元左右,有的公司户均贷款缺乏6万元,且年周转率可达2次以上,是真正的小额贷款效劳。

“小额贷款在国内作为一个特殊行业,相关于全球其他地域而言,其行业生命周期的开展表现出了很强的中国特征。”据广德东方小贷公司董事长芮峰引见,2005年之前,小贷行业在相当长的周期内不断处于萌芽状态的幼稚期;2005至2015年,小贷行业渡过了一个懊恼相伴而开展疾速的生长期;2015年至今,小贷行业步入了优胜劣汰加剧的成熟期,洗牌的惨烈水平远超投资人和从业者的想象。

在芮峰看来,行业生长初期,大家都是抱着美妙的商业神往和普惠金融的情怀进入小贷行业的;大约在2013年,小贷行业就开端呈现分化的迹象;到了2015年,“历经十年,没有一家小贷公司胜利转型为村镇银行”,这应该是行业生命周期的一个分水岭。

“据小贷协会2015年调研数据,一些省份超越1/3的小贷公司不能正常停业。与农商行、城商行的困局一样,当实体经济下行叠加金融科技崛起,小贷公司正派历着生死考验。”薛洪言表示,经济下行的影响有二:不良攀升,利率降落;金融科技的影响亦有二:巨头下沉,形式革新。“影响交错下,龙头尚可勉力对付,中小玩家则渐被时期丢弃。”

薛洪言以为,不准跨区域运营、融资杠杆率低(普通为不超越1.5倍),是小贷公司身上的两道“桎梏”。有了互联网放贷资质,小贷公司机构数量于2015年三季度到达高峰。后来,强监管降临,表内业务愈发受限;再后来,助贷兴起,没有牌照也能做业务,小贷牌照的价值越来越弱了。

“小贷公司的融资渠道问题在制度层面是没有太大障碍的,能够向政策性银行或商业银行等金融机构申请批发贷款,也能够经过发行债券,资产证券化,资产收益权转让等方式直接融资。但是,央行数据显现小贷行业的整体杠杆率大约只要1.2,这大约反映了小贷公司融资面临着无形的天花板。”芮峰表示,记得小额贷款之父曾经说过,不具备吸收存款功用的中国小额贷款公司是“瘸腿”的,因此没有持久竞争才能,我也以为“只贷不存”是小贷公司在开展到一定阶段后商业形式上面临的主要短板。

在薛洪言看来,小贷牌照价值不时边缘化,带来了两大影响:一是传统龙头不时“走进来”,申请并发力新的牌照,超越小贷公司的约束,综合化开展;二是申请门槛越来越低,那些没有牌照的机构,特别是互联网机构,以小贷牌照为切入点,加速规划互联网金融。一出一进之间,小贷行业快速分化——传统龙头快速淡出,互联网巨头全面主导。龙头更迭过程中,小贷公司渐渐背叛了最初的定位,踏上了大型化之路。

“一个行业遇到的艰难能够用二八定律来解释,80%为内因,即小贷公司普遍的定位或运营出了问题,20%为外因,即在市场、政策或竞争等方面遇到了问题。”芮峰说,小贷公司出问题绝大局部都表现为不良贷款高企以至失控,最终走向运营干涸的困境。放贷的中心是评价并管理风险,特别是客户的信誉风险,大局部小贷公司输就输在客户定位和管理上,例如在客户选择上偏好垒大户或赚快钱,在管理上依赖抵押物而不追求信贷技术。

“没有任何依托就是小贷公司的优势”,芮峰说,整体而言小微客户的违约风险高,对风险的有效辨认与管理需求专业的技术和办法,大中小银行很难真正地俯下身来做好这一个风险高收益低的细分市场。与小微客户群体有着自然联络的小贷公司假如想要生存,就必需要有啃下这个硬骨头的自信心,也要学会拥抱与小微客户群体打交道的信贷、科技和管理技术。

作为小贷行业过去十年开展的亲历者,芮峰以为,虽然小贷行业面临实体经济与同业竞争等市场环境的猛烈动摇,而小贷行业的监管政策根本上是稳定的,未僭越2008年《指导意见》划定的边境,资本补充、财税与风险损失补偿等方面的顶层设计相对而言是滞后了。

“小额贷款的实质是放贷,顶层设计的中心在于针对放贷业务的行为监管和‘竞争中性准绳’,全国范围内,放贷业务的监管准绳与办法应该坚持分歧,不应该辨别银行、消费金融公司、农信社、贷款公司、信托、典当、保理、保险保单贷款、网络小贷等停止有差异的监管看待或政策优惠。”芮峰说。

“日前,网传监管正在酝酿统一的互联网小贷监管方法,将注册资本提升至5亿元,杠杆倍数扩展至3-5倍。这可看作政策层面对小贷公司大型化的默许。”薛洪言以为,当前经济下行,金融机构垒大户的环境不复存在,大型银行也在发力小微金融;在范围层面给小贷公司松绑,已不会影响小贷公司聚焦小微金融的初衷。

薛洪言表示,小贷公司大型化,是时期变化的必然结果。再深一层看,小贷公司大型化,也是科技重塑金融的必然请求。科技打穿了时空界线,消解了“小而美”形式的生存空间,大型化叠加科技化,是金融机构的独一出路,也是小贷公司的独一出路。

从小到大的过程,优胜劣汰、整合重组将成为“家常便饭”,行业开展进入全新阶段。

“面向将来,东方小贷管理团队坚持慎重悲观的态度。”芮峰说,长期而言,小贷公司运营的放贷业务不断也将永远是金融业的中心业务之一,而处理小微企业与“三农”贷款难、贷款贵的市场空间依然是宏大的;短期而言,以小贷公司小微企业和农户贷款执行银行业金融机构的税收政策为代表的政策松动,也在为小贷公司走出窘境发明有利的外部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