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交量贷款余额“双降” 果儿金融全力冲刺备案

近期,果儿金融发布了“2019年一季度运营报告”,关于近半年平台成交量与贷款余额呈大幅下滑的走势,果儿金融称,平台积极响应监管部门控制范围的请求,不时优化资产构造,确保一切存量资产的优质,全力冲刺备案。

果儿金融,作为一家没有融资背景的纯民营平台,其最新数据标明当前资金流入表现较弱,4月份资金流入为-273.14万元。

近日,网贷之家发布了《P2P网贷行业2019年4月月报》,数据显现,4月P2P网贷行业的成交量为937.74亿元,相比上月减少64.54亿元,环比降落6.53%,同比降落45.83%。

与此同时,截至4月底,P2P网贷行业正常运营平台合计贷款余额总量7175.92亿元,环比降落2.17%,降落幅度为159.04亿元。从各省市散布看,北京、上海、广东三地占全国P2P网贷行业贷款余额的比例到达了88.27%,三个地域的贷款余额环比上月均小幅降落。

对此,报告指出,贷款余额的持续降落,一是由于P2P网贷行业正常运营平台数量的持续减少;二是由于平台为尽快完成备案,主动紧缩范围所致。

果儿金融是一家特地从事互联网金融效劳的平台,上线于2015年6月16日,由安徽果儿金融信息效劳有限公司运营,该公司法定代表人为梁昌海,注册资本3000万钱,总部位于安徽合肥。

2018年9月,果儿金融的存管银行上饶银行正式进入中互金首批银行存管白名单。目前,该平台主要有购车周转贷、房产抵押贷、车辆质押贷、挖机周转贷、外贸订单贷五个系列产品。

截至2019年5月9日,平台累计借贷金额23.90亿元、累计出借人数6952人、累计借款人数21564人、累计借款笔数21564笔、累计出借笔数21564笔、累计代偿金额3507100元、收益率为8.80 %、均匀借款期限10.17月。值得留意的是,当前平台资金流表现弱、活动性表现极弱、分散度偏弱、收益率弱。

来自网贷天眼“4月份信披数据”标明,果儿金融4月资金流入为-273.14万元,最新资金流入表现较弱,在196家平台中借贷余额排名156名。

数据显现,该平台4月份借贷余额1.32亿元,环比上升0.7%;出借人数722人,环比上升0.7%;借款人数1188人,环比上升0.7%;成交额0.16 亿元,环比上升11.9%。

另一方面,依据平台披露的“2019年一季度运营报告”(下称“报告”)显现,第一季度成交量9652.48万元,比2018年Q1增长7.8%,但相较2018年Q2、Q3分别降落49.2%和35.9%。

关于成交量的大幅下滑,报告阐明,“自2018年8月份以来,平台不断积极响应监管部门控制范围的请求,不时优化资产构造,确保一切存量资产的优质,全力冲刺备案。”

从产品类型上剖析,车主信誉贷比重上升,本季度成交量居首,达3251.6万元,占比33.69%。其次是企业运营贷、车辆质押贷、车辆抵押贷等。产品期限6个月以上项目占比52.03%。

此外,自2018年10月开端,近半年来平台贷款余额呈大幅下滑走势。对此,果儿金融称,“在监管部门‘双降’请求下,待收金额由2018年1月的1.77亿元,逐渐降至目前的1.2亿元,公司将经过不时优化资产构造,确保管量资产优质。”

记者留意到,果儿金融曾由于平台“企业运营贷”等资产存在不透明和局部借款标的真实性存疑,两次被国度互联网金融平安技术专家委员会(下称“专委会”)点名。

2017年7月26日,果儿金融被专委会曝出平台“企业运营贷”等资产存在不透明。依据专委会发布的“全国互联网金融阳光方案”第七周资产透明度巡查报告,其中果儿金融等10家互金平台存在资产不透明的状况。

“国度互联网金融风险剖析技术平台巡查发现,果儿金融旗下局部产品呈现借款标的真实性存疑的状况。”

专委会表示,技术平台对果儿金融相关产品信息停止剖析,发现汽车周转贷、车辆抵押贷和挖机周转贷三个系列的局部项目存在借款标的真实性存疑的状况。

其中,以2017年7月31日开标的购车周转贷-175039为例,此项目资产来源于协作机构的购车贷款,但是经过查看协作协议发现,果儿金融与对方的协作期限为2016年4月15日-2017年4月14日,开标时间并不在协作期限内,资产真实性存疑。

记者还发现,早前有投资人爆料称,“平台的一位借款人质押车子胜利借款后,又用同一辆车子给另一位借款人做担保质押贷款。”

随后,平台对此回应表示,在监管未明朗的状况下,为了合规(个人总贷不能超20万)和留住优质借款人,才用了这种变通方式放款,授信和放款额均在风控范围内。这种放款方式虽有争议,但也侧面反映了标的的真实性。

自媒体“互金跟投助理”今年1月发布了关于果儿金融的最新测评。测评结果显现,果儿金融为纯民营平台,股东均为自然人,实践经过第三方平台调查发现,固然股权构造有所不同,但是穿透来看,无论是公司还是个人股份,都有理由置信梁昌海为平台的独一控制人。这种状况下,老板的个人作风将会对平台的开展有着决议性的作用。

测评指出,平台纯民营且独一股东具有绝对控制权,对老板的道德请求较高,同时有构成“控制权私人收益”的风险。控制人应用其控股位置从公司转移资产和利润,从而损伤到小股东和公司的利益。另外,平台曾经推出关于车辆的不同场景借贷产品,但是有一车多贷的风险。

5月30日音讯,据路透社报道,直接参与买卖的知情人士透露,日本软银集团旗下愿景基金正寻求以其所持网约车公司Uber、血液检测公司Guardant Health以及行将上市的企业即时通讯公司Slack的股份作为抵押,贷款40亿美圆。

据悉,愿景基金希望向其1000亿美圆基金的投资者返还现金,它正与多家银行停止会谈,包括美国投行高盛(Goldman Sachs),抵押品为其持有的上述三家硅谷科技公司股份。假如这些股份的价值低于某个阈值,愿景基金将投入更多的资金。

自2016年成立以来,愿景基金的数十笔投资就备受关注。随着过去几个月科技股的陆续上市,远景基金取得了从局部投资中套现的可能性。经过以公开上市为抵押贷款,软银能够将资金返还给投资者,同时绕过阻止股东出卖新上市企业股份的锁定期。

市场研讨机构数据显现,软银投资参谋(英国)有限公司是和Guardant Health的最大股东,分别持有它们12.88%和30.74%的股份。Slack方案于6月20日上市,软银持有其价值9.5亿美圆的股权。当Slack完成直接上市,贷款协议将正式签署。